零点看书 > 三国之我是袁术 > 第八百八十四章 气运vs意志

第八百八十四章 气运vs意志


  整片天地仿佛被割裂开来,一边似是满身金芒的神兵,一边似是满身死气怨气的魔兵。金色的光芒和黑色的光芒激烈的碰撞,谁也不退让半分。
  
  相较于天地之力加身的张任军,淳于琼所率大军的气势丝毫不差。每位士卒皆是面无表情,浑身萦绕着无比恐怖的死亡气息,犹从中地狱归来一般。
  
  “有意思。”张任看着同样位列大军最前方、与他策马迎面而立的淳于琼,舔了舔嘴唇,嘴角微笑道。
  
  淳于琼横刀立马,将袁绍挡在身后,眼神毫无波澜的看着张任,冷冷道:“敢伤陛下者,死!”
  
  “大好头颅在此,却不知你有没有本事取走。”张任策马上前,语气淡淡道。
  
  百鸟朝凤!
  
  一招鲜吃遍天,张任迎面又是一记百鸟朝凤打出去。
  
  淳于琼冷哼一声,大刀之上黑气笼罩,眼中竟浮现出灰白二色。
  
  云气的压制对于二人几乎失去了作用,刀气化虎,枪芒化凤,黑虎与金凤狠狠地撞击在一起,同时湮灭。
  
  张任见状,轻轻一笑。手中长枪不停,一招招百鸟朝凤如暴雨梨花一般接连不断的向着淳于琼打去。比持久,这种状态之下的他是丝毫不惧,袁术赐予他的气运还足够他挥霍很长一段时间。这段时间内,他的内气就是无穷的。
  
  淳于琼见状眉头一皱。他可没有气运这么bug的东西加持,如今这个状态完全靠的是他自身的意志和军团天赋的支撑,虽然短时间内足以和张任匹敌,但是内气依然是那么有限,不可能像张任这样大招随便甩。
  
  急催战马,淳于琼一边抵挡着张任的进攻,一边向其不断靠近,手中大刀裹挟着万钧之势向着张任斜削而去。
  
  被淳于琼近身,张任也是丝毫不惧。枪尾一甩将大刀弹开,随后收枪转身,力由腰至臂,积蓄全身力量,一记回马枪向着淳于琼刺去。
  
  身为童渊弟子,张任的武艺不及另外两位师兄弟,但那不过是由于天资受限,在枪法上的造诣,张任并不输二者多少。这一招回马枪气势逼人,枪尖一点寒芒分外锋利。
  
  日月无光!
  
  淳于琼面对张任这凌厉一击,浑身寒毛战栗,一股死亡的危机顿时笼罩全身。但是他丝毫没有理会,心中暗喝一声,大刀如长河落日一般向着张任迎头劈去。
  
  亮银色的刀锋完全被黑气侵蚀,整把刀都变为黑色,仿佛能吞噬一切的黑色,内敛至极。
  
  见淳于琼以命换命的架势,张任微叹了口气。从淳于琼的表情和一招一式,他清楚的知道,眼前这个人不是在虚张声势,他真的是想和自己同归于尽。
  
  对于袁绍麾下这群皆怀死志的疯子他很是无奈,之前出现的那几个就给了他一个不小的教训。面对一群连命都不在乎的敌人,无论在怎么小心都不为过。
  
  张任并非怯弱惧死之人,相反,他极为的勇猛刚正。但是此战他和淳于琼的立场和情况完全不同。
  
  袁绍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取胜,纯粹无比,豁出一切也要胜利。淳于琼是背水一战退无可退,他只有将置之死地。而袁术一方,目的却不够纯粹,既要取胜、又要大胜,尽力止损。
  
  当目的不够纯粹之时,就会出现很多的犹豫不决和退缩。此时的张任就是如此。
  
  面对淳于琼的以命相搏,张任并没有硬拼,而是选择了退让,转攻为守,以自保为上。
  
  在这种战场上,无论是自己还是淳于琼,若是死于此都是极为浪费的,张任不甘死于此地,也不忍淳于琼死于此地。
  
  面对张任的退让,淳于琼并没有收手,反而进攻的更加疯狂了。完全没有一丝防守,竭尽全力的展开进攻。
  
  张任的随手几道反击刺在其身上,淳于琼就仿佛没有知觉一般,任由伤口迸溅、血液横流,不管不顾的继续进攻。
  
  与此同时,双方大军也展开了激烈的厮杀。
  
  淳于琼的大军此时展现出了令高览无比惊诧的战力,竟然和张任军僵持住了,虽然隐隐居于下风,但却并无败相。要知道,张任军此时的战力就是大戟士都要甘拜下风,高览自身基本毫无抵抗之力,之前完全是被屠杀。
  
  “淳于琼军的战力真是令人吃惊。”荀谌忍不住道:“战场上的死气怨气等似乎都被这支军队给吸收了,多么恐怖的一支大军。”
  
  “那只是表象。淳于琼依靠的从来都不是这些外力,而是他本身坚定无比的意志。”一声喟叹响起。
  
  “当人的意志凝聚到一定程度,会产生极其强大的力量。但只可惜,人力有穷时,英雄终究还是要屈居于时势之下。”
  
  袁绍看着挡在前方的淳于琼,目露担忧之色,百感交集,心中有千般言语却不知该如何言说。
  
  “唉,仲简,苦了你了。”
  
  微叹一声。
  
  自幼淳于琼便陪伴其左右,在颜良文丑之前,淳于琼才是如纪灵一般为袁家为他准备的守护之人。
  
  对于淳于琼,袁绍一直是信任有加又怀有愧疚。
  
  淳于琼对外的表现是一个酒囊饭袋、嗜酒之人,但袁绍知道,那不过是他军团天赋的副作用。
  
  为了追上颜良文丑的脚步,为了证明自己才是袁绍身边的守护之人,淳于琼一直在拼命的磨练自己。在疯狂地锻炼和自残之下,其终于觉醒了如此强悍的军团天赋,但与此同时,也因为他的拔苗助长和疯狂,使得其军团天赋产生了极为恐怖的反噬。
  
  几乎每时每刻,淳于琼都在承受常人难以忍受的精神折磨,因而,平日里他经常以酒来麻醉自己。而每到战时,这种反噬就更加的严重了,这就是淳于琼一直以来于战场上并无多少表现的原因。
  
  而在现在这种情况,淳于琼全力展开自己的军团天赋,其所受的反噬又会数倍于往常。那种精神上的折磨足以瞬间令人暴毙,但是淳于琼却是在一直咬牙死扛着。
  
  有一点张任想的没错,淳于琼根本不怕死。因为相对于这种精神上的折磨而言,死亡更像是一种解脱,若非为了袁绍,淳于琼怕是早已轻生而去。
  
  在此关键之时,淳于琼却还是义无反顾的站了出来。
  
  “不愧是我袁家所选之人,没有丢我袁家的脸。”袁术从淳于琼身上仿佛看到了另一个身影,心中一暖。随后,右手再次抬起,又是一条金龙虚影浮现于手掌之中。
  
  “但只可惜,时来天地皆同力、运去英雄不自由。再坚定的意志也很难敌得过现实,更遑论气运。”